小宛今年已经30岁了,还是在她上高中时,爱上了她们班的一个男孩。无论是她的容貌还是她的学习成绩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那时的她,心高气盛,也确实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孩。到了高三,因为学习紧张,原本旧有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想对他表白,没有勇气。不说又怕错过机会。小宛在矛盾中迎来了她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她落榜了。男孩考中区外的一所高校,在分手时,男孩与她互赠礼品留念。在留言中:“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句使她整整苦等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里,小宛天天盼着他的来信,但一封寄给别人的信里,只是捎带的问候了她一番,并没有直接的信件到手。可小宛还是认为他肯定是爱她的,只是怕她伤心不敢直接写信给她而已。脑海里每天象过电影似的,上演一幕幕她与男孩的爱情故事。编导是她、演员也是她。当回到现实她却没有朋友可以交流,没有家长给她开导。为情所困的她,心焦火燎的病倒了。小宛开始有些头晕、浑身发软、目光呆滞地在家里发愣,一连几天水米不打牙。经医生检查未发现肌体上的任何病变,因为过几天就会好,家里人也没太注意。后来一连几年,每到开学的九月都会发生这样的现象,而且越来症状的存在的时间也越长,几乎有十天半月的不能下地活动,不能进食,只好靠打掉针来维持。在这十几年的发病过程中多次、多处求医,均不见好转。在这期间也有人为她说媒,可她偏是不嫁,说是怕有负于他。有医生说是心理疾病,家里人也到北京看过心理医生,也听取了心理医生的建议,设法找到那个男孩,当家人见到哪个男孩时,他已经是个壮实的汉子了,不仅有了妻子连孩子都有了。家里人求他去见一面小宛,把话说清楚也许能救小宛一命。他答应了,来到了小宛的病榻前,可小宛偏说不是他,闹着要见当年的他。无奈家里人只好把小宛送到精神病院,通过一段的药物和心理治疗小宛的病情已见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