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乙肝歧视”六个字,承载了太多的艰难和曲折。今年7月20日,《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发布并实施,从法律层面保障了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公平就业权。8月初,有报道称“卫生部拟出台政策,要求各体检中心把常规体检表中的乙肝检测项目全部取消”,但很快被卫生部否认,称“只是专家观点”。

  近段时间,有关乙肝歧视的消息和话题之所以被激活,一是时势发展的必然。卫生部拟取消入学、就业体检中的乙肝五项检测的理由是“不会影响他人健康,也不会造成乙肝的传播”,但认识这一常识与民众普遍接受这个常识之间,显然有鸿沟。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们都没有理由再等下去。取消入学、就业体检中的“两对半”,理应尽早尽快地摆上议事日程并付诸实践。

  其次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权利诉求与法律和制度保障不足之间的矛盾。与取消乙肝歧视的民意呼吁和科学共识相比,我们在制度层面上一直表现得相对滞后。事实上,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从事食品行业,已经反证出在入学、就业体检中检测乙肝“两对半”的不合理性。如果说对来自用工单位和民众的社会性歧视是一种不确实风险的话,那么这种前置性的制度性歧视则是确定的和根本性的,它早早地给乙肝病毒携带者贴上了“二等国民”的标签。从这个意义上说,消除乙肝歧视,当从清除制度性歧视开始。

  从“专家观点”,到“正在制订相关指导性意见”,并非卫生部自我否定,反而显示出一种相当谨慎的心态。一方面,入学、就业体检检测乙肝“两对半”已实行多年,取消这一常规检测项目,将涉及相关政策的调整,以及付出一定的制度成本,影响是多方面的。另外,取消乙肝歧视之所以步履维艰,乃是因为存在着相当大的现实阻力,取消入学和就业体检中的“两对半”检测无疑会触碰到企业和教育部门的利益,必将经历一个制度博弈的过程。卫生部不可能不权衡利弊,小心行事。同样也不可完全否定检测“两对半”的意义,因而如专家所说,在入学、就业体检中保留更具临床参考意义的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检查项目以及评价肝脏功能,即是一个基于科学的可行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