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全国第十三个爱肝日,在我国除了乙肝引起的肝损伤占60%,酒精导致肝病占20%

  “为了爱肝,戒酒”一天,是昨天全国爱肝日的主题。用“饮酒量×酒精浓度×0.8”这个公式换算,男性每天喝50度的白酒约1两,才能保证饮酒的安全,你今天超标了么?

  ·娱乐八卦 看过来·IT英语出国教育直通车“为了爱肝,戒酒一天。”昨日是全国第十三个爱肝日,戒酒也成为了爱肝日的主题。四川省人民医院(微博)消化内科主任李良平说,中国是乙肝大国,约有60%的肝损伤是由乙肝引起。

  在剩余的肝病病人中,饮酒引发的占了大多数,约占整个肝损伤人群的20%。

  记者从省医院了解到,每年收治因酒精引发的肝损伤病人约4000例。而且近年来,有酒精肝年轻化的趋势。

  此外,肥胖和药物也是损伤肝的两大“杀手”。

  每天一斤喝了20年 他寿止38岁

  据统计,省医院每年收治因酒精引发的肝损伤病人约4000例。留给李良平印象最深的病人,是寿止38岁的张成(化名)。他从15岁开始喝酒,每天喝酒都超过1斤,生活中应酬不断。李良平说,肝损伤的病人在晚期肝硬化前,通过戒酒都可以治愈,但张成在查出肝硬化后并没有戒酒,出院后半年再度发病,最终英年早逝。这样的例子在城市白领中并不少见。

  李良平说,通过“饮酒量×酒精浓度×0.8”这个公式可计算出普通人每天所能够摄入的酒精量,男性每天不能超过20克(50度的白酒约1两),女性为10克,在这个范围内饮酒,才能保证饮酒的安全。到底能不能喝 医院体检查下基因

  四川省人民医院主任药师闫峻峰说,酒精在体内的代谢就像一个高中的化学实验课。酒从口腔喝下后,大部分从食道和胃进入血液,由肝部产生的乙醇脱氢酶分解成乙醛。这一步,大多数中国人的基因都没有问题。

  但在下一步的分解过程中,问题就来了,在酒精分解成乙醛后,还需要被乙醛脱氢酶(ALDH)代谢为乙酸,乙酸最后经肝酶代谢成二氧化碳和水排出体外。50%的中国人乙醛脱氢酶发生变异,活性只有正常的13%-14%左右,不能顺利地代谢乙醛。这类人喝酒是最为危险的。

  目前,包括四川省人民医院等大型医院已经把酒精分解酶测试作为了体检可选项目,如果你想喝酒,可以先查查自己的基因是否允许。

  同步心理治疗 压力大导致的嗜酒

  医生对省医院收治的酒精肝损伤病人进行调查发现,超过三成的病人存在嗜酒问题,第一类是生活、事业问题引发的嗜酒,这些患者在生活中往往遇到了不同方面的挫折,通过酒精麻醉自己,导致病情恶化。对于这些病人,医院已经开始了心理方面的同步治疗。随着社会发展,这些病人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在因为心理问题嗜酒导致肝脏损伤的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城市白领阶层。

  另一类的嗜酒人群,被医生称为“浓缩的人生”。他们身边并不缺乏事业的成功和物质生活。他们把喝酒当做了娱乐的一部分,经常泡在酒吧、KTV中,饮酒成为了他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人群,戒酒非常困难,除了肝损伤外也是肺癌和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发人群。

  500种药伤肝 慎用抗生素避孕药

  民间滥用药物,也是肝脏损伤的一大威胁之一。在省医院的不完全统计中,约有超过500种的药物对肝脏存在危害,其中抗生素和口服避孕药占了大多数,这两种药品,也是民间滥用药物的“重灾区”。

  目前常见的能引起肝损害的药物主要有红霉素、螺旋霉素、异烟肼等抗生素及大部分口服避孕药,记者在成都10家药房调查后发现,仍有20%的药房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买到抗生素,医生提醒,使用抗生素必须遵从医嘱,这不仅是肝脏单方面的问题,还导致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时无药可用。

  肥胖联手酒精 肝病死亡率是正常人19倍

  据省医院提供数据,每年在省医院进行肝损伤治疗的患者人数大约在20000人左右,在这些人中,肥胖引发的肝损伤人数在逐年增加,患病年龄也在逐年降低。

  肥胖人群年轻化,导致的最直接问题就是脂肪肝的低龄化。年轻人聚会狂饮的次数也在城市中逐渐增加,他们成了酒精性脂肪肝全新的威胁人群。

  过度饮酒和过于肥胖都会增加因肝脏疾病而死亡的风险,其中过度饮酒但体重正常者因肝病死亡的风险是普通人的约3倍,饮酒适量但过于肥胖者因肝病死亡的风险是普通人的约5倍。

  肥胖和酒精二者“联手”,会对肝脏造成“超级叠加效应”。研究显示,过度饮酒且过于肥胖者因肝病死亡的几率竟是普通人的约19倍。

  健康知识

  脸红脸白 都不适合饮酒

  在民间的观点中,有一种说法是喝酒脸红的人更适合饮酒,其实完全相反,脸越喝越红,说明乙醇脱氢酶(ADH)正常,乙醛脱氢酶(ALDH)缺乏。脸红是乙醛蓄积,造成血管扩张产生的,这类人头晕、恶心想吐的现象十分明显。如果你喝酒脸很红,那么真的应该节制一下了。

  如果喝酒脸发白,那就更吓人了,这类人连基本的酒精都很难快速分解,导致酒精蓄积,血液携氧能力下降,脸越来越白。

  但此类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的底线,旁人也以为能喝酒,在急性酒精中毒中,这些人占了大多数。华西都市报(微博)记者崔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