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米之父:Adrian Dubock, Ingo Potrykus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荣誉退休教授), Peter Beyer (弗赖堡大学), Gary Toenniessen (洛克菲勒基金会)
  黄金大米之父:Adrian Dubock, Ingo Potrykus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荣誉退休教授), Peter Beyer (弗赖堡大学), Gary Toenniessen (洛克菲勒基金会)
Adrian Dubock
Adrian Dubock  如果说转基因在中国属于最敏感的话题之一,那么黄金大米就是这个话题里最敏感的点之一。

  10月24日、11月6日,澎湃新闻先后当面及邮件专访了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执行秘书、黄金大米工程负责人Adrian Dubock,他就黄金大米的意义、安全性质疑、推广困境以及对衡阳实验的看法等问题进行了作答。

  黄金大米最早进入中国公众视野是在2012年8月,当时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曝光称2008年一个美国机构曾在湖南衡阳“用中国儿童的身体测试转基因大米(黄金大米)”,引发公众关注。2014年10月17日,黄金大米再次引发广泛讨论,在当天的“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新闻发布会上,Dubock称当年在中国进行的实验“是合法的”,“没有任何问题”。

  黄金大米负责人称黄金大米没有安全问题

  衡阳实验备受争议的一点是研究人员没有事先告知受试儿童和家长其食用的黄金大米是转基因的。转基因议题的关注者、知名主持人崔永元曾质疑:“在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别人家的孩子做人体实验,还说没问题?违法违背科学伦理还说没问题?”

  Dubock博士解释称,根据美国的规定,知情同意书的措辞应该通俗易懂,并且不应使受试者产生偏见。黄金大米此前也在美国做过实验,当时的知情同意书中就没有提到转基因;此外在中国实验的这份知情同意书2003年时通过了中、美伦理委员会的审核。

  衡阳实验还被指责研究者未向家长展示完整的知情同意书,以及研究负责人塔夫斯大学的汤光文博士私自将黄金大米从美国带入中国但未向有关部门申报。根据2012年12月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该项目的中方研究者因此被给予了撤职、降级、警告等处分。此外,食用过黄金大米的学生获赔8万元。但对这些指责,Dubock有不同的看法。

  “也许四五年后”黄金大米能引入中国

  黄金大米转入了β-胡萝卜素基因,能补充维生素A,防治维生素A缺乏症(VAD)。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国卫生部门的数据,VAD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中较为常见,患者主要在农村,主要是儿童,严重者可能会失明甚至死亡。肉类、蛋类、奶类、蔬果能有效补充维生素A,但一些农村儿童难以经常食用这类食物。

  对于研发、推广黄金大米的目的,一直流传着一些猜想,Dubock强调,那些研究、推广黄金大米的科学家,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致力于改善世界人口的健康,他们是专业的、负责任的、高尚的,从事的是人道主义工作。黄金大米项目是个慈善项目,不盈利。Duboc士致力于推广黄金大米多年,他认为目前最大的阻碍是不实信息,这些信息妖魔化了转基因以及黄金大米。

  Dubock表示,因为VAD仅出现于发展中国家,所以黄金大米的推广也将仅针对这些国家,不会应用于美国或欧洲等发达国家或地区。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允许黄金大米进入市场。他预测,第一个接受黄金大米的国家可能是菲律宾。而从技术上分析,也许四五年后,黄金大米就能进入中国,但他也强调,这一决定权是掌握在中国人民和政府手上的。

  当被问到“你自己吃黄金大米吗”时, Dubock称,大概三、四年前他吃过一次,不常吃是因为黄金大米尚未量产,吃到的机会不多。他还表示如果将来自己的孩子或孙子要吃,自己也不会介意。

  对话Dubock博士

  澎湃新闻:你介绍称黄金大米设计出来是为了防治VAD,VAD在中国常见吗?

  Dubock:VAD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中国VAD同样常见。根据中国卫生部、科技部、国家统计局于2004年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现状》,中国维生素A边缘缺乏率为45.1%,其中城市为29.0%,农村为49.6%;3-12岁儿童维生素A缺乏率为9.3%,其中城市为3.0%,农村为11.2%。肉类、蛋类、奶类、蔬果等食物可有效补充维生素A,但对于贫困地区而言,这些来源很难实现,而黄金大米能有效改善这一状况。

  澎湃新闻:每天吃多少黄金大米才能避免VAD?吃得太多会不会对身体有害?

  Dubock:每天仅需食用40克黄金大米便可避免儿童失明或死亡。人体会自动调节身体内维生素A的量,因此无需担心摄入过多。

  澎湃新闻:黄金大米是干预VAD的唯一选择吗?有网友认为,胡萝卜、维生素A胶囊也能补充VA,那黄金大米的优势是什么?

  Dubock:数据显示,VAD在1990年代就被医学界广泛关注,但这一问题直到今天也没能解决。的确,胡萝卜、维生素A胶囊确实可以补充VA,我并不是说黄金大米是VAD的唯一解决办法,或者最好的解决办法,而是它提供了一种新的解决办法,这与其他方法并不矛盾。

  顺带说一句,其实胡萝卜原本是紫色或白色的,直到1700年前后,荷兰的育种者们才将其培育成橙色,并传播到全世界。也许以后,黄金大米才是大米的常态,未来的人看到白色大米反而会吃惊。

  澎湃新闻:有网友有这样的疑惑,中国的南北饮食习惯差异大:南方人吃米,北方人吃面。仅有黄金大米,对北方贫困地区的儿童是不够的,将来能够有黄金小麦吗?

  Dubock:从技术上讲,研制黄金小麦是可能的。将这一技术延展至当地的主食是很重要的。不过小麦因其育种遗传方式,使得转入的基因难以在代际间稳定传递,再加上小麦面粉可以添加酵母和水,很容易添加维生素A的来源,比如在做面包时加入β-胡萝卜素,所以黄金小麦不是很必要。

  澎湃新闻:如果黄金大米将来获得允许,能够在市场上销售,你们会将其推广到美国或欧洲吗?

  Dubock:不会。因为美国或欧洲的儿童几乎没有VAD,黄金大米项目是针对发展中国家的,这些国家的儿童VAD的情况更普遍。

  澎湃新闻:黄金大米在美国做过人体实验吗?在美国的实验中,有儿童参与吗?为什么在中国需要儿童参与?

  Dubock:黄金大米在美国做过实验,而且实验时间在中国之前。不过在美国做的实验只有成人参与,没有儿童。因为美国儿童几乎没有VAD。

  澎湃新闻:有网友询问,在衡阳参与黄金大米实验的儿童也并非是VAD患者,为什么会将实验地点选在衡阳?

  Dubock:衡阳实验有两组学生参与,每组36人,一组维生素A正常,一组在正常边缘,但并非VAD患者。实验中每组又各自分成3个12人的小组,分别食用了菠菜、黄金大米和β-胡萝卜素胶囊。事实上,如果受试儿童被测出是VAD患者,应该第一时间将其送医治疗,而不是让其参与实验,用VAD患者参与实验是不道德的。

  澎湃新闻:根据中国疾控中心2012年12月的声明,在中文版的知情同意书中,没有提到“黄金大米”是“转基因水稻”,您觉得这是否侵犯了受试者的知情权?

  Dubock:我看过英文版的知情同意书,英文版的知情同意书在2008年获得了塔夫斯大学伦理审查委员会(IRB)的批准,其中没有提到“黄金大米”是“转基因水稻”。如果要将知情同意书翻译成中文,应该和英文版保持一致。

  澎湃新闻: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声明,实验的知情同意书并没有完整的发给受试儿童的家长,而只给了家长最后一页仅供签名,该页上连“黄金大米”的字样都没有,这种行为您认为有没有侵犯受试者的知情权?

  Dubock:有一点我要先澄清,知情同意书共有6页,最后一页并不是家长签字的那页,家长是在第5页。

  家长签字时我并不在现场,据我所知,汤光文也不在现场。这一工作是由合作的研究人员完成的,在情况介绍会后,将完整的知情同意书展示、告知受试儿童的家长,如果其同意便签字,是这些研究人员的职责。

  至于你说家长们没有看到完整的版本,只在签字页签字了,我认为更应该尊重那些合作研究人员的说法,毕竟他们签订过精心设计的书面协议并在按章办事。一种可能是,家长们都记错了。要知道,知情同意书是在2008年签的,而媒体是在2012年报道时采访的他们,毕竟过了4年。

  澎湃新闻: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声明,汤光文在2008年5月29日携带黄金大米入境中国时,并未向有关部门申报,这违反了中国的相关规定,您如何评价?

  Dubock:我不认为汤光文违反了规定。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汤光文是在美国将黄金大米煮熟后,再将其冷藏后,携带飞至中国的。根据中国海关的相关要求,携带“转基因生物材料”入境需要申报,但我认为煮成熟饭的转基因大米并不在需要申报的范围内:因为米饭已经失去生物活性,不能繁育了。

  澎湃新闻: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声明,2008年7月,当中国有关部门获悉美国大学在中国开展黄金大米试验时,曾向该项目的中方主要研究人员进行了询问,但当事人表示研究还没有开始,而实际上当时研究已经结束。您怎么看这种行为?

  Dubock:因为当时绿色和平指责他们违反了中国的法律,这些研究者被吓到了,便认为如果否认自己参与过实验会好一点。很不幸,这种行为确实是个错误,但在我看来也可以理解,是个人为错误。

  澎湃新闻:现在黄金大米在全球范围内的遭遇如何?有没有国家已经允许使用了?你估计中国什么时候会允许黄金大米进入市场?

  Dubock: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允许黄金大米进入市场。不过我预测菲律宾可能成为第一个允许食用黄金大米的国家。技术上分析,也许四五年后,黄金大米就能进入中国。但这一决定权是掌握在中国人民和政府手上的。

  澎湃新闻:黄金大米项目是非盈利的吗?那你们的资金从哪里来?

  Dubock:是的,黄金大米项目不盈利。事实上,2010年以来我担任这一职务也是没有薪水的,算是一位志愿者。这次我来中国开会,机票与住宿的费用是由中国科学院和美国国家科学院支付的。

  黄金大米在中国的实验受到了美国农业部、美国国家糖尿病、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中国十一五计划等的资助(编者注:未查询到中方公开资料或报道)。其他关于黄金大米的研究资金来源于一些参与国的国家水稻研究规划、洛克菲勒基金会、美国国际开发署以及比尔•盖茨和梅林达•盖茨的基金会。

  如果想了解关于黄金大米项目更多的资料,可以登录我们官方网站,有中文版。

  澎湃新闻:你自己吃黄金大米吗?

  Dubock:大概三、四年前吃过一次。不常吃是因为黄金大米尚未量产,吃到的机会不多。如果将来自己的孩子或孙子要吃,也不会介意的。